朱军成为申办世博会绣制囯礼的故事

2018-03-28 16:09:39   浏览量:
  2004年,大年初一,上午十时左右随着门外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我家来了一群客人,尽管平时来访者不断,但在初一这样一个传统节日里,来这么多远道客人,还是让我甚感诧异,忙碌着接待,也让这一节日显得分外喜庆、热闹。经说明后方知他们是上海世博会筹办人员,此次来的目的是想请我为国际展览局的7位领导绣制肖像图。

囯际展览局主席和7位官员的绣像
        世博是我一直关注的国家大事,从新闻及各方面媒体报导中得知世博如果申办成功不仅提高国家在国际的知名度,更极大的带动国民经济的增长,这样一个利国利民的好事,是我们每一个国民都应积极支持的。
        世博会的筹办人员告诉我,作为最后一次考察,国际展览局将决定2010年世博会在哪一个国家召开,而作为被考察的国家,为了表达我们的好客之道,想为来者准备一份礼物,最好是能给各位留下深刻印象。
        虽然他们已经准备了多起方案,但经大家商讨,最后决定为考察团每位专家绣制一幅刺绣肖像,刺绣是我国的传统工艺,具有悠久的历史,而乱针绣又是中国传统刺绣工艺融汇西方油画的绘画理念,是中西方艺术相结合的新生物,是当前刺绣工艺中最具欣赏价值的绣种。用乱针绣为国际展览局主要人员绣制肖像作为纪念礼品,既宏扬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又体现了我国人民的好客之道。
        与我作了一番交谈后,世博会的筹办人员当即拿出了许多照片,并将照片中的人一一作了介绍,但看了照片后我却犯愁了,这都是一些新闻照,照片上人像太小,看不清五官。而做乱针绣是一项精细的手工活,特别是绣制肖像,来不得半点误差,要不然会把五官绣得变形,那如何能谈上是艺术作品呢。我和他们要求清晰放大照片,因为这是送给国际友人的礼物,礼品质量的好坏关系到国家的声誉。但他们就没准备清晰照片,因为作为礼品,国外友人并不知道,筹办人员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他们又向我进一步解释,在来此前,他们已跑过许多地方,四大名绣——苏绣、湘绣、粤绣、蜀绣各地大师都作了拜访,由于无法提供清晰照,他们都没有接这份活,到我这已经是最后一站了,他们真的希望我能接下这活,把此事办好。而且用刺绣肖像作为礼品的方案上报给国家相关部门,已经得到了国务院的批准。如果这个此方案办不好,他们将担负着极大的责任。听了他们的一番讲述,我真正体验到了筹委办工作人员的辛苦和压力。大年初一这样一个举国放假,全家团聚的日子,他们仍然奔波在工作途中,为了一份满意的礼品,他们一站又一站亲临各位刺绣大师家,亲自沟通了解,以求达到满意的效果。既为他们的不辞辛劳的工作精神所感动,同时我也希望自己能为国家为人民尽点绵薄之力。
       我犹豫了片刻说:我并不是一点把握没有,但考虑到礼品的重要性,因为没有清晰照片作底稿,我怕万一绣得不象,会给对方造成不好的印象,由此会影响到你们的工作。这样吧,我就根据你们提供的照片先作一幅素描画,如果素描画像与其本人象,我就可以把这活接下来,如果不象我就不能接。
       以我的绘画功底,我迅速地作了一幅素描图,看后他们都觉得素描画很象其本人,我怕他们是在恭维我,一再请求他们实事求是。筹委办的人说,我们已经跑了很多地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如果不象还硬说象,我们工作岂不是白做了。听他们这样一说,我心里有底了,有了更大的把握能把此事做好。我请他们先回去,我根据他们所提供的照片先把图稿设计好。
        经过一个星期紧张的设计,我把设计好的图稿通过电子邮件发送过去请筹委办的同志过目,他们都说图稿上的人像和真人非常象。为了追求艺术的完美,我请他们把每个人的年龄、经历、工作环境的简介给我。以便我根据每个人的具体情况来刻划每个人的面部细节。
       当筹委会的工作人员再次看到图稿时,他们惊叹图稿中的人像不但形似而且神似。他们甚至一再追问我是如何能达到这样的效果的。我向他们解释道,“我是学绘画的,最初根据他们所提供的图片画出了每个人相貌的雏形,因为从解剖学的角度来说,人的面部骨架决定其脸型形状,骨架方即方脸,骨架长即长脸,骨架圆即圆脸。至于肌肉型状是一样,是随着骨骼生长形状拉动而成形的。至于五官也是这个道理。后来又通过他们所提供的每个人的个人资料对每个人的神态、气质、特征作了细致的刻画,以追求艺术的完美性。”听了我的一番解释,他们感到由衷的高兴,不禁感慨到“我们跑了许多地方,对你这最后一站都不太抱希望了,只是来碰碰运气,想不到你是一位真正有实力的大师啊,”看到他们对我前期工作的肯定,这也让我多日来绷着的心放松了一下,不过不到绣品完工,还不算真正的成功。
       临走前他们提出了时间要求,他们要求在3月25日前完成。而现在已是2月初,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要完成这些作品,这将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因为乱针绣注重绘画效果,不是一次绣成,需要分层上色,以达到画面的立体效果。一般一幅精品乱针绣都需要五至六个月甚至一年。但“世博”这样一个关系国家发展的大事,我又怎么能退缩呢。
       接下活后,我立刻带领二十几个徒弟开始日夜不停的赶绣,终于在指定日期前完成了任务。当绣品到达国际展览局专家们的手中时,他们都感到是一份意外的惊喜。国际展览局的执行主席无限喜欢,请求我再为他绣制一幅他们自己喜爱的照片。
       终于圆满的完成了任务。我感到由衷的开心。没想到我一个手艺人也为申请“世博”出了点力。
       我以前是学绘画的,最初认为刺绣就是一般民间妇女闲时做的一些手工活,绣一些花花草草之类的图案,但看到乱针绣同其它绣不同,具有不一样的艺术欣赏价值,与绘画有异曲同工之处。就此喜欢上了,更没想我还利用这一爱好为国家的发展出了一点小力。我将在此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为国家为人民作出更多的贡献,尽我全生将乱针绣发展到一个更高的亮点。
分享到:
相关内容:
Copyright(C) 扬州市礼好锦绣研究院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60314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