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的骄傲!全国人大代表宝应绣娘莫元花

2018-03-28 10:31:50   浏览量:

全国两会正在进行中,近日,焦点访谈、新华社等重要国家级媒体纷纷聚焦宝应人大代表莫元花。

快和小编一起去看一看,这位宝应的美绣娘,到底说了啥?

新华网

3月5日,新华网和新华日报两会专刊分别以《莫元花:小小绣花针长成富民“金箍棒”》、《她要为“土专家” 多说几句话》为题,带我们走进了宝应绣娘莫元花。

新华日报》截图

新华网截图

这位带领全县3000多名农村留守妇女,用小小绣花针解决脱贫致富大问题的宝应美绣娘有一个心愿,就是进一步加强乡土人才技艺传承,希望给更多地方带来脱贫的启示。

原文分享

她要为“土专家” 多说几句话

19岁时从父亲手中接过绣花针,从事乱针绣17年,带领全镇3000多名农村留守妇女走上脱贫致富路,如今成为江苏省乡土人才“三带能手”。这一切,都是宝应县远近闻名的绣娘莫元花的故事。

4日下午,当记者见到全国人大代表莫元花时,她正在整理随身携带的一件乱针绣作品。“这幅是作品《丝路》的一部分,反映的是‘一带一路’主题,这次带到北京是想给咱们江苏代表们近距离感受乱针绣的魅力。”用针作画,用线谱诗,莫元花精美绝伦的刺绣作品曾获“百花杯”奖、国家级展销金杯奖等荣誉。

第一次上会,莫元花坦言紧张感要大于兴奋感,这种紧张来自于她肩头的责任。上会前,莫元花用了好几天时间调研、思考,最终带来关于重视加强乡土人才技艺传承的建议。

莫元花对非遗文化传承和乡土人才队伍建设格外牵挂,这源于许多和她一样掌握独门技艺的“土专家”“田秀才”相同的期盼——盼传承、盼创新、盼组织。“要想让乡土人才真正‘香’起来,要进一步弘扬工匠精神,重视乡土人才队伍,加强传统技艺传承。”她建议,首先应当摸清乡土人才家底,分类建立乡土人才信息库并进行动态管理,制定有针对性的扶持激励举措,以更好地激活乡土人才创新创造。

“其次,要建立梯次培养机制,促进传统技艺顺利传承。要支持具备条件的高校、职业院校、技工学校开设传统技艺技能相关专业和课程,加强乡土后备人才培养。”莫元花说,还应健全职业评价标准,畅通乡土人才发展渠道;构建组团发展模式,带强乡土产业持续发展;放大人才带动效应,带动基层百姓增收致富。适时打造乡土人才集聚区、特色工艺小镇,引导带动更多群众就业创业。

莫元花:小小绣花针长成富民“金箍棒”

江苏扬州宝应县鲁垛镇的莫元花今年是第一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位带领全县3000多名农村留守妇女,用小小绣花针解决脱贫致富大问题的“绣娘”说:“我建议进一步加强乡土人才技艺传承,希望我们的探索给更多地方带来脱贫的启示。”

小莫的绣花功夫传承自老莫。莫元花的父亲莫学春17岁入伍,在原沈阳军区某部“钢铁英雄班”当了6年兵,退伍后他放下枪杆子拿起绣花针,到常州拜师学习乱针绣。1989年,莫学春在鲁垛办起第一家乱针绣小作坊。创业难,没资金、没订单,他却硬是闯开了市场,成了农村里的富裕户。之后,莫学春对村民倾囊相授,自此,乱针绣特色产业的“种子”就在鲁垛萌芽了。

2001年,19岁的莫元花从父亲手中接过绣花针。心灵手巧的她,琢磨出了更适合人物肖像的绣法“16系环节操作法”。用针作画,颇有天赋的莫元花接连获“百花杯”奖、国家级展销金杯奖等,并亮相国际舞台。

为了帮助更多留守妇女就业创业,莫元花面向全县免费开展乱针绣技能培训,开班20期培训学员近2000人。在莫家两代人带领下,目前鲁垛镇有刺绣企业及绣坊、绣庄30多家,从业者3000多人,年产值3亿元,产品远销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小小一根绣花针,催生致富一方百姓的产业。鲁垛镇镇长陈婷婷说:“作为‘中国乱针绣之乡’,如今我们这里家家做女红、户户有针工,全镇300多贫困户由此走上脱贫致富路。”三新村党支部书记周国权说:“妇女们跟着莫元花学刺绣,不仅增加了收入,还能照顾家庭种好田,我们村几乎没有留守儿童。”

扶贫路上,父女谁的贡献大?莫元花笑着说:“我比不了父亲,创业从无到有最艰辛。我们鲁垛乱针绣越做越红火,是因为赶上了好时代。国家扶贫政策就像一股春风,让小小绣花针迎风长成了富民‘金箍棒’。”

新华日报

在今天(3月6日) 的两会专刊上,《新华日报》以《飞针走线,她带领姐妹“绣”前程》为题,刊发了对莫元花代表的专访。

《新华日报》截图

原文分享

飞针走线,她带领姐妹“绣”前程

—— 记全国人大代表、省乡土人才“三带能手”莫元花

两聚一高 人才奔腾

“两秒三针手不停,千针万线织锦绣。”17年来,她用一枚小小的绣花针,带领全镇3000多名姐妹走上脱贫致富的锦绣之路。她就是来自宝应县鲁垛镇的莫元花,今年36岁,刚当选为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全省巾帼创业能手。

“当年,父亲从常州带回的千根丝、万根线,不仅孕育出水乡妇女创业致富的五彩线、幸福线,也融入我的青春线和奋斗线。”莫元花感慨地说,”我能有今天的发展,都要先感谢我的父亲,他是我的领路人。”

上世纪80年代,水网密布、湖荡交织的鲁垛镇,信息闭塞、交通不便。多少年来,这里的乡亲们以荷藕为邻,以打渔为生。莫元花的父亲莫学春从沈阳军区“钢铁英雄连”退伍,为了谋生,赴常州乱针绣研究所学习。1989年,学有所成的他从常州带回几团丝线。就是这几团普普通通的丝线,给贫瘠的里下河水乡带来了一抹亮色。

1989年,莫学春带着10个女工,开办鲁垛镇第一家乱针绣小作坊。创业之初,没有资金、没有品牌、没有订单,老莫硬是靠着军人那股不服输的劲,闯出一片天,成为鲁垛镇乱针绣产业的奠基人。

莫学春有一句口头禅:“水乡人穷怕了,哪怕绣花针戳出血,也要为乡亲们脱贫致富绣出一片新天地。”受父亲影响,1998年,莫元花的哥哥莫元国毅然放弃上海锦江饭店国家二级厨师的优厚待遇,回乡办起鲁垛第一家乱针绣企业——国凤刺绣厂。2001年,莫元花从连云港外事学校毕业后,当了一名飞针走线的绣花姑娘。

一架绣绷,承载着无数次穿针引线。为练习劈丝,莫元花先把一根丝线分成两半,再分成四丝、八丝、十六丝,一直分到一百二十八丝。为逼真表现花的色彩、山川气象和人物造型,她对着实景和镜子反复揣摩,每天工作15个小时,甚至连睡觉做梦都不停手,仿佛变成传说中的千手观音。

2002年,莫元花历时两年,用1800万针绣出世界名画《蒙娜丽莎》。画面上的蒙娜丽莎露出甜美微笑。中国绣娘赐予她新的神韵,赋予她一种更有质感的生命。

近年来,莫元花创绣的多幅作品频频获奖并亮相国际舞台,绣品《归程》作为省政府赠送给香港的礼物,《万里长城》赠送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奥运会水上场馆图》赠送国际奥委会终身荣誉主席萨马兰奇。她指导所绣的北京、上海、天津火车站3幅作品蝉联3届国家级展销金杯奖。2015年,《丝路》捧回国家级“百花杯”奖。

手把银针舞翩跹,牵来锦丝化彩虹。为带动更多农村妇女脱贫致富,莫元花与县职教集团联合开办乱针绣职业技能中专班,多次邀请苏州、常州等地的刺绣大师来鲁垛传授技艺,并担任鲁垛镇“锦绣丝路”刺绣行业妇联执委,把自己总结研发的“16系环节操作法”悉心传授给家乡的姐妹们。

鲁垛镇三新村党支部书记周国权说,“全村300多名妇女跟着莫元花学刺绣。妇女们在家刺绣,不仅能增加收入,还能照顾家庭,田也种好了,我们村几乎没有留守儿童。”新中组的川妹子陈晓华,通过莫元花的传帮带,成为一名心灵手巧的鲁垛绣娘。2010年,她家不仅翻盖了大楼房,还创办“添彩绣苑工作坊”,培养新生代绣娘十多位,销售产值超过百万元。

一根丝线拴住一个家庭,催生一个产业,致富一方百姓。鲁垛镇镇长陈婷婷骄傲地说,乱针绣产业已成为全镇不折不扣的富民产业,如今是家家女红,户户针工。鲁垛镇建立占地50亩的乱针绣文化产业园,20多家乱针绣企业和工作坊入驻园区,拥有省级刺绣大师、省名人、省高级工艺美术师15名。三千绣娘闻名全国,产品远销欧美、日本、俄罗斯、澳大利亚等20多个国家,销售产值达3亿元。宝应被评为“中国乱针绣之乡”,鲁垛镇乱针绣文化产业园获得“中国乱针绣文化产业园”称号。

如今,莫元花还有一个“锦绣计划”:发挥自己的技术优势,借助网络平台,创办中国首家乱针绣网上传习所和乱针绣培训基地,通过自己的示范带动,让更多农村留守妇女学会乱针绣技艺,走上脱贫致富的锦绣之路。

另外,小编还了解到,焦点访谈的记者也对莫元花进行了专题访问。

此次北京行,她还随身携带着一件乱针绣作品,想给江苏代表们近距离感受乱针绣的魅力。

莫元花在接受焦点访谈采访

分享到:
相关内容:
Copyright(C) 扬州市礼好锦绣研究院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60314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