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宝应"绣哥"朱军成工作室继承名师衣钵大胆创新

2018-03-27 18:09:51   浏览量:


昨天,本报题为《朱军成:“绣郎”绣出亿元产业》的报道引起许多读者的兴趣。为挖掘“绣郎”更多的故事,记者昨又专程前往朱军成工作室探访,只见他端坐在二楼一个小房间的刺绣绷架前,粗大的手指捏着细小的针飞针走线。一楼的墙上摆满了画框,有《橡树林》《父亲》《秋雨》《母亲》等斩获国内大奖的刺绣作品,宛如一个艺术的殿堂。
          继承名师衣钵大胆创新

    朱军成是学美术的,主修油画。1989年,他在参观常州工艺美术研究所时,乱针绣作品让他深感震撼,他幸运地成为陈亚先的“关门弟子”。“乱针绣在上世纪20年代由江苏常州刺绣工艺家杨守玉女士创造,老一辈工艺美术家陈亚先便是拜她为师。”朱军成告诉记者。

    不同于“四大名绣”(湘绣、蜀绣、粤绣和苏绣)的中国画风格和古典韵致,乱针绣根据素描方法进行排线运针,以强烈的立体感营造出颇具西洋油画的效果。在继承名师衣钵后,朱军成将自己的理念融入其中,大胆创新。朱军成在业内崭露头角是从一条和服腰带开始,乱针绣技艺复杂,要在腰带上绣3至5层,一般需耗时3个月。

    为提高制作效率,朱军成运用油画理念,在施色上从图案的明暗关系入手,颜色深浅一步到位,冷暖色调对比着色,最后调整晕色,不但工时缩短了60%,而且画面色调更加丰富、柔和。

    1991年,朱军成组建了扬州宝应鲁垛工艺刺绣厂,从入门到学有所成,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当时乱针绣只有两三种针法,有的物体质感难以表现,许多题材无法绣制。为此,朱军成潜心研究,融入中国画的“勾”“衬”“擦”“点”“积”等技法,新创“井纹乱形针”“交错斜纹针”“平行散乱针”“三角变形针”等独特针法,根据物体生长规律衍生出“松叶针”“枫叶针”“草叶针”“柳叶针”“鸡爪针”等针法。朱军成的“十二针法”震撼业内,弥补了刺绣作品只能远观不可近赏的缺陷,让刺绣作品真正成为艺术品。
          作品推动乱针绣行业发展

    1998年,朱军成组建了扬州宝应华艺苑刺绣研究所,并先后在苏州、扬州、南京、上海等地开办了工作室和直营店,他的作品走向60余个国家和地区,其代表作《父亲》《母亲》《橡树林》《秋雨》等在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博览会上五次获得金奖。

    《父亲》是朱军成刺绣技艺最好的见证,作品中父亲皮肤黝黑,布满皱纹、饱经沧桑的脸,无需多言,就是对“时间都去哪了”最形象的回答。《母亲》经过11个月的时间绣制完成,以朱军成独创的“井纹乱形针”为表现手法,充分表现出松弛、粗糙的皮肤,着重刻画老奶奶喜悦、慈爱的眼神,非常精妙。《橡树林》则是以俄罗斯风景画大师希什金的名作为蓝本,在树叶、草地等的刻画方面“尽精微而至广大”,比油画作品更能给人一种通透之美。如今,朱军成每年百万元以上的作品就售出10至15件,价格最高的一幅达到400万元。

    从业20多年来,朱军成始终未停下传承与创新的脚步。“他是‘宝应绣’这一行业当之无愧的‘老大’。”从业20多年的“绣娘”、省工艺美术大师汤祝萍告诉记者,正是朱军成将乱针绣引入宝应,然后进行创新发展,形成了“宝应绣”,并在业内声名鹊起。如今,宝应大小刺绣企业有60多个,年度刺绣产品销售额达两亿元,上市面值2.5亿元,刺绣从业者人均年增加收入4000元。

    这一成就的背后,得益于我市实施“兴城先兴人”的战略。2016年10月,扬州首批“名师工作室”授牌,朱军成被扬州市人才小组聘为领衔专家,朱军成工作室获批江苏省技能大师工作室。

    “让艺术成为产业才能解决传承问题,让产业支撑艺术才能让艺术走得更远。”朱军成说,“我的梦想就是把研究所开到国外去,让国外的平民都知道扬州乱针绣。”

    本报记者 聂超  责任编辑:陈书戈

分享到: 更多
相关内容:
Copyright(C) 扬州市礼好锦绣研究院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60314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