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上当:你可以提醒,但请勿嘲笑

2016-12-08 15:26:27   浏览量:
        昨天,罗尔捐款事件进入了掘井式深挖和反思阶段。部分人提醒那些好心人,不要盲目转发、打赏和捐助来历不明的求助者;部分人则以凌空的姿态,嘲笑那些轻易上当受骗者是“傻逼”。
       一篇文章是这么写的:“一群房奴,甚至连当房奴的资格都没有的伟大的圣公圣母,疯狂地向一个炒房者,一个千万富翁捐款献爱心,想想都觉得搞笑。……
      坦白说,我认为他(指罗尔——笔者注)比咪蒙、罗振宇等人玩得还要出色,把‘哄傻逼开心’升级成了‘让傻逼感觉自己伟大’……无数人被显示,自己的智商其实为零。”
作者显然是在秀自己先知先觉高智商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与指责不转不赏不捐者为“冷血”的人具有“异质同构”关系。
      在见到罗尔《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时,一般人的直觉反应就是赶紧帮助作者救治女儿,通过转发让更多的人加入帮助的队列,通过打赏和捐款让家长不为医疗费发愁。
      这些好心人不是福尔摩斯,不是文本分析师,他们来不及想象江湖的险恶,他们大多也无力去做真伪判断。在紧急情境中,好心人的本能反应,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而无暇顾及其他。这就像看到一辆失控的汽车向某人急驰而来,施救者的第一反应是把处于险境的人推开,而非去研究此人该不该死,有没有自杀意图。
      尽管贸然捐助可能助长骗子和心怀叵测者的投机心理,使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帮助,因此我们需要提醒好心人要有戒心,以免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但人们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即刻做出准确的判断。在危急时刻,一时的犹疑则可能错过帮助的良机。从价值功利看,帮助者可能宁愿因为错捐而后悔,也不愿因为错过时机而后悔不及。
       许多人在许多时候其实都是“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不同的是,“诸葛亮”们需要通过嘲笑和指责别人“猪一样”来获得智商优越感。
但哪怕是力大无比的安泰,一旦凌空,他就不复“优越”了。
       记得老布什在营救被伊朗人绑架的美国人质时,曾经上了一个声称可以提供帮助的骗子的当。当时有人嘲笑当过中央情报局长的老布什的智商,但在另一些人看来,布什不错过一根救命稻草,才是以人为本的表现。
       2015年1月3日,江苏南通市一名醉酒男子爬上建筑工地的脚手架,声称被骗得身无分文想要往下跳。为了稳住他的情绪,警察们凑了1万元钱给他。在周旋了近10个小时之后,此人却带着这一万元钱溜走了。对此,同样有人说警察太笨,有人说这样的警察才是好警察。
       2016年,演员李小璐被骗子以“孩子患有神经母细胞瘤”骗捐了几十万。李小璐的丈夫贾乃亮没有因此责怪她,还安慰李小璐说:“宁可被骗了,也要继续把好事做下去,好心一定会有好报,你今天最美丽!”
      其实,在男女授受不亲的古代中国,当被问及嫂子掉到水里,小叔子可否拉她上来时,孟子回答说:“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
      古今中外的例子,都在告诉我们,人是“宇宙的精华 万物的灵长”,人的生命价值是至高无上的。当人处于危急时刻,马上救人才是最高指令,而过度犹豫不决的得失研判,反而暴露了高智商背面的高“情伤”。
      当有人自述临危时,对其真实性的判断只能是瞬间判断。对演技较高的骗子,更是猝不及防或者防不胜防。但即使帮错了人,一般也不会带来致命后果。
      而能够自由流动的信息,其本身就有自洁功能。罗尔在募捐中的闪烁动机、藏匿事实、联手营销等行为,不就是在短短的时间内被曝个底朝天吗?
     面对媒体的曝光,罗尔和刘侠风都面临极度的信任危机和形象危机。昨天,他们不得不发表道歉声明,声称要全额捐出善款,或者原路退回捐款——这,就是自洁的力量。
     面对好心上当的人,你可以提醒他们,但不可以俯视的姿态去嘲笑他们。其实你也不是神仙,而神仙也有犯错的时候。

 
分享到: 更多
相关内容:
Copyright(C) 扬州市礼好锦绣研究院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6031434号-1